banner1
那是1984年
2018-09-07 00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上世纪80年代,我和爱人在惠州博罗县教书。当时对我们来说,有两个地方可供选择:一是深圳,一是珠海。两处我们都去过,虽然都是经济特区,但考虑到深圳毗邻香港,未来发展前景更好,所以决定来深圳。

可原单位不肯放人。我爱人是县人大代表,我是学校里的一个科组长,都是骨干。我们和学校磨了1年多,见去意坚决,学校才放我们走。但要来深圳,我们还有新的挑战,必须参加考试,考试通过了才可以调进来。

那个年代同样存在“读书难”的问题,那么多人从全国各地调来深圳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到好学校读书,学校也想尽量解决孩子们读书的问题,但当时深圳只有10多所中学,所以在深中,常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:本来只能容纳50多人的教室,最多的时候坐了60多人,只有将桌椅挪开,才能勉强将教室门关上。

那时,深中是广东省重点中学,是深圳最好的学校,但我们的住处是“窑洞式”的房子,房顶呈拱形波浪式,只有1个房间,还隔成3段,生活的全部内容都要在这狭窄的、不足20平方米的空间中进行。过去在博罗县,我们临水而居,房子有2层,一推开窗,就能见到河流四季变幻的景象。住到“窑洞”里,落差很大,但我们没有怨言,秉持着“深圳的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”的期盼。

幸运的是,等真正到深圳参加考试时,工作人员说,不考数学,改考英语。英语是我平时的教学科目,也是我擅长的领域。语文、英语、政治三科考试结束后过了段时间,市里就通知我们,说我们符合深圳的条件,给我们发了调令,将我们调到深圳中学(以下简称“深中”)。那是1984年。

语文、数学与政治是当时指定的考试科目。对已经38岁的我来说,语文可以靠功底,数学与政治就有些困难了。那个年纪记忆大不如前,政治知识常常背了又忘;最难的是数学,学数学是20年前的事了,平日工作繁忙,我只能利用课余时间,从初中数学知识重新学起。复习近4个月,我和爱人都很紧张,生怕自己考不上没面子,怕人议论:当初是你们自己要走的,复习了却考不上,重又倒回来。这实在说不过去。

刚来深圳,我儿子该上小学五年级了,深中旁边就是深圳小学,人生地不熟的我前后跑了5趟,儿子才能进去读书。女儿本该上小学一年级,但因为没有学位,只好在幼儿园多读一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uccellatiblossoms.com单机免费免流量斗地主,斗地主单机版免费玩,斗地主电脑版单机下载版权所有